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晓舟 > 文章归档 > 2010年02月
2010年02月26日 14:58

从“他城”到“我城”

从“他城”到“我城”

《0086》杂志的一个专题采访

张晓舟

乐评人/游客

高远 摄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08年奥运前,先去香港,再去曼谷,从曼谷去的台湾,从地理上和感觉上都像是国际旅行。

这一次是作为皮条客,我拉了左小祖咒和陈升认识,陈升请左小当他的已经举办了16年的跨年演唱会今年的嘉宾。由于两岸自由行的开放——也没有完全开放——这次是从北京经香港飞台北,旅程大大缩短,手续简化,地理空间离得更近,心理空间也近了。两岸行的开放趋势...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12日 10:00

大国崛起主义艺术

“一个幽灵,在欧洲徘徊” ……1847年,在布鲁塞尔大广场的天鹅咖啡馆,卡尔•马克思写下《共产党宣言》。现在,还有一个幽灵也在布鲁塞尔徘徊,那是孔夫子他老人家。吾泱泱大国正满世界开孔子学院。假如我也有幸参加“欧罗巴利亚”艺术节,我会跑到鲁汶孔子学院去朗诵《共产党宣言》,在天鹅咖啡馆畅读《论语》。真不知今昔何昔,当孔子和马克思相拥而泣。

眼下中国正全面打入欧洲文化老巢,当上主宾国,输出价值观——但很难说清...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12日 10:00

“央瘾”荤段子

“央瘾”荤段子       据说每周上网40 小时便可被判定患了网瘾,那么每周看电视40 小时呢?有多少家庭是靠不说人话的电视剧度日的,没准夜半三更收看滚动播出的隆胸广告还可以治疗失眠症。对于每周欣赏CCTV 节目达到40 小时的人士,是否可以隆重颁发一个“央瘾”集中营荣誉证书?

无论如何,央视新楼之前卫与央视节目之保守,这一有趣的矛盾正是中国现状的绝佳写照。最近外界的猜想终于得到证实,库哈斯在新书《cont ent 》通过设计图泄漏天机,...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10日 08:58

信仰在空洞中飘扬

大约1995年,我听到一盒磁带,是鲍家街43号乐队4首歌,盒子上应该是汪峰的字迹:信仰在空中飘扬。这盒小样虽然很粗糙,但能听出在当时的中国摇滚中颇不寻常的布鲁斯激情和迷幻诗意。当年模仿吉姆·莫里森的台湾有赵一豪,大陆有汪峰,而汪峰的歌词还试图模仿迪伦·托马斯的启示录幻象和金斯堡的垮掉气息:

经过冰冻的电和分裂的月光

经过放着响屁的高级轿车

经过千军万马的乌合之众

经过我们将被投入金钱搅拌机的二十世纪末

我...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3日 10:39

生于午夜(三)

巴萨的口号是;不仅仅是一个俱乐部。但很多巴萨迷仅仅把它当成一个俱乐部。如果你只知道巴萨,那么关于巴萨,你又能知道多少呢?

米罗

在山上的米罗基金会,我看了成百上千米罗的画,绚烂得实在太甜腻了。但在最后,我看到他生命最后一年的一幅画,尺幅很大,但上面只画了一根线。

米罗这才真正震撼了我,在这根线面前呆坐了许久。

鸽子和海鸥

我从没干过如此无聊的事—这一般是老头老太太的工作—那就是一大早拎着袋自己难以下...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1日 15:13

“ 司法介入 ”式人治

中国足球在中国社会中经常扮演一个特可笑的角色——一个欠揍的混混。它成了这个压抑、焦躁、愤懑的社会的一个出气筒,有时你不免会有这样荒诞的感觉:似乎中国足球越烂,它对这个社会的贡献就越大,它牺牲了自己来成全公众的情绪宣泄。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中国足球也成为中国社会的病态标本,你可以通过解剖中国足球来了解、分析中国社会。历时已经数月的中国足球反赌反腐风暴目前终于以中国足球协会两位实权大佬南勇和杨一民的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