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晓舟 > 文章归档 > 2010年07月
2010年07月30日 18:01

这一代的骂和爱

这一代的骂和爱

该如何面对,如何命名我们这个时代?先知后主竞相亮出他们的底牌,他们的红桃K。大学的土教授会教你使用“后现代主义”多功能插座,而洋大爷则喜欢涂“后共产主义”万能胶。当某个主义可以用来涵括解释一切的时候,必然就是它扯淡失效的时候,该是扒下理论的底裤还生活的“肌肉男”本色的时候了,在这个猛鼠过街的时代,与其闭门搬弄理论的捕鼠器,不如像猫一样出击,去跟鼠们say hello。

你可以将个人成长史像大头针一样扎进时代...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8日 16:46

乌鸦邦

推荐一个话剧新实验 北京 临·帐篷剧社 首度公演 《乌鸦邦²》 2010 7 31 8 2 朝阳区皮村·新工人文化馆院内   帐篷剧及此次演出简介 帐篷戏剧源于六十年代日本社会运动。其出发点在于不依赖一切即成体制,拒绝进入剧场,而以搭帐篷的形式创造一个流动的演出空间,并在这一空间中打造出一种独特的帐篷剧表演方式。

樱井大造作为日本著名的帐篷剧导演、编剧、演员从1970年开始从事帐...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6日 16:45

阉人王国的下半身

阉人王国的下半身

吾国文化尤其是青年文化是否已进入了姹紫嫣红的多元时代?没错!那就像草莓或迷笛音乐节上大秀美腿的美女们的裤袜一样百花齐放,什么吓人的颜色都有!吾国文化正在摸着大腿过河。

吾国是否已实现宗教信仰自由?当然!君不见草莓音乐节上有歌迷对着曾轶可焚香膜拜,谁说新一代中国青年只流行拜物教?他们更崇尚拜火教—— 谁火就拜谁。

连左小祖咒都开始火啦。于是就拜左爷祭祖庙,左的个唱,有俩姑娘高举两块灯管标语,让人顿起鸡...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00:39

硫磺或细雨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03年5月12日,当时有编辑说Sinead O'Connor要退出歌坛了,于是约我立马涂了这篇小文。后来其实她也没有退隐,休息了一阵又复出了。2010年7月17,我的女神,苏州见。 硫磺或细雨

文:张晓舟

大约八年前,和王磊一起看了奥康纳的音乐会录像。王磊问我:“想和她做爱吗?”

更合适的性幻想对象应该是麦当娜或者“小甜甜”什么的。而这个爱尔兰女人过于神秘也过于高洁了。

对比如今她发福的样子,请重温一下安...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3日 16:17

从无冕之王到无冕之寇

世界杯结束后第二天报纸的封面竟然不是西班牙而是梅西,如此撞鬼的奇事只会发生在中国。

我说的是体坛周报今天用瑞麒广告包住封面,多么值得同情和鼓励的中国商家,广告词是“冠军的心永远跳动”。好在梅西穿的不是阿根廷队服而是瑞麒商标的t恤,但假如他穿的是巴萨球衣,那就得是耐克的广告——八月八日巴萨将在工体打国安,西班牙以如此巴萨化的方式夺冠,必然刺激巴萨在中国的人气。

我是在工体的酒吧看的决赛。看完之后出来,...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19:57

茄子,茄子!

托马斯穆勒就像1998年的欧文一样———阳光少年。他或许永远达不到卡恩巴拉克这种大佬的高度,但我从来没喜欢过这二位永远板着一个傲慢的德意志死脸的酷主--有时,酷主会沦为苦主,2002年我曾写过一篇《你见过卡恩笑吗?》,我说假如卡恩懂得笑,不把神经绷得那么紧,也许决赛中就不会脱手让罗纳尔多攻进第一个球。

本届德国队或许确实不够格捧杯,但德国足球几乎前所未有地奉献了一支阳光明媚的球队,一支没有包袱的球队,一支懂...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9日 14:59

哥俩好

穷亲戚穷朋友都各回各家了,现在请允许富二代玩过家家。

西班牙对德国,一定程度上可以比成巴萨对拜仁,假如德国进入决赛,那就是复制欧冠,拜仁打国际米兰。而现在成了巴萨对国际米兰了。

把世界杯说成富二代把欧冠当成富一代,让世界杯自认儿子,这未免有辱斯文。假如让布拉特喊普拉蒂尼一声哥那也有辱这位新教皇,但是欧冠真的有资格当世界杯的大哥,当西班牙越来越像巴萨。德国越来越像拜仁,荷兰越来越像国际米兰,世界杯和...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9日 14:57

官人我要,官人我不

这就像一个一直紧握咸猪手板着死脸爆着黄牙满嘴葱蒜味儿的爷们,突然冲你嫣然一笑,并翘起兰花指捏着牙签,绽开一口洗白的玉笋,将一丝龙虾嫩肉徐徐剔出。。。。。。

这就像一个性冷美女,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扑过来,幽幽道:官人我要,又一个鲤鱼打挺:官人我还要。。。。。。

荷乌大战中场休息后范德法特就扮演了这么一个“官人我要,官人我还要”的角色。荷兰仍在继续狗屎运,斯内德不管怎么往门里弄——不管是射还是传——...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9日 14:54

马拉多纳真情告白征文大赛

为什么马拉多纳打道回府竟如衣锦还乡,人民夹道欢迎犹如英雄凯旋,而带队踢得显然好一些的邓加反而被骂蠢驴?为什么邓加在这届巴西队留下的精神遗产开始被舆论清算被足坛人士否定,而大多数阿根廷人仍然在如此离谱的惨败后支持马拉多纳留任?

阿德大战前,仍因巴西出局而郁闷不已的我谢绝了一班诗人作家一起看球的邀请,我煽情地说:我的世界杯结束了。阿根廷惨败之后,尹丽川回我短信说:我的世界杯也结束了。其实她根本不是什么...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5日 14:20

一定有一些马想回到古代

“一定有一些马,想回到古代……”孟京辉音乐剧《三个橘子的爱情》的新鲜在于音乐,但也就仅此而已。作为话剧,它似乎只是一班年轻演员的习作,而不像孟京辉的作品。它有一些闪光的碎片,但难以让人自始至终提起精神。我只看到了三个孤零零的橘子,而看不到那双抛起橘子令它们在空中循环往复的灵巧杂耍的手,这个剧显得缺少一点主心骨,假如要将它当成常演招牌剧目,不好好动些手术不行。

问题出在剧本,尤其出在对白,始终充满一...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3日 19:13

绚烂之极归于无聊

每天我回家都会经过某大商场,都会在拐角处碰见迈克尔·欧文。那是天梭表广告,欧文透过橱窗凝视着我,像很多成功人士一样,他不再玉树临风,可又远没到老禅入定的分上,于是竭力挺直腰板,站成一尊成功人士的经典雕像。绚烂之极哪那么容易归于平淡?

往往,绚烂之极归于迷茫,绚烂之极归于绝望,绚烂之极归于腐烂。

几个月前在草莓音乐节上,瞻仰唐朝乐队长啸归于残喘,然后讲了一番“平淡才是幸福”之类给80后90后乐迷听,摇滚先...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2日 18:01

点杀

多年以后,在老特拉福德射进点球(有这等奇事!?)后,脑海会浮现初中时代的点球往事:一次点球决胜,我把球轰向蓝天;另一次队友射点球时,我可耻地转过身不敢面对。

资深文青估计看过文德斯电影《守门员不敢面对点球》,以及福柯对点球的形而上阐释:对死刑的模拟。

1987年,前棒球手菲德尔卡斯特罗曾向马拉多纳请教点球:

——请告诉我,守门员怎样才能扑住点球?

——站在球门中间,尽力猜对方会朝哪个方向踢。

——可这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1日 17:24

好好交代你们的关系!

教练与球员的关系,据我观察,大体上是这样的:

马拉多纳:这儿亲亲,那儿啄啄,老母鸡和小鸡的关系。

邓加:鼓槌和鼓的关系,或铁锤与钉子的关系。

范马尔维克:灰色和橙色的关系,理性就这样稀释了激情。

勒夫:时装设计师和男模的关系,看不下去了就亲自出台站起来秀一秀,显示自己才是一号男模。

金正勋,许丁茂,冈田武史:一个是小学校长,一个是中学校长,一个是大学校长。

赫伯特:他跟新西兰球员的关系就像挤奶工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