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晓舟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3年08月04日 14:43

马奶酒民谣

不是热血沸腾,连“爱”也难以启齿,那就是出神的状态。张智的歌唤起我的回忆:克拉玛依晚上十点石油工人头顶上的晚霞,喀纳斯山上马奶酒晕眩的星空.......   张智是新疆百事通,我问过他从伊宁怎么去尼勒克小镇,巴克图口岸离塔城又有多远。那是他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而我即便去了,也是匆匆过客,吴吞在《乌鲁木齐》一歌曾唱到:‘陌生的旅人你可知道,那就是我的故乡。”张智的专辑被称作“地图民谣”——或者不如说他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7日 22:45

反摇滚的摇滚

Don Vito肯定是迄今为止西湖音乐节请的最另类的乐队。但且慢,另类这个词早就被用滥了,“另类摇滚”已经变得像一块干净的抹布,我不是想说Don Vito像一块肮脏的抹布,不,他们就是尘埃本身,是宇宙尘埃本身,最终生成了雷电。   Don Vito还是摇滚乐吗?当然,吉他贝司鼓三件套,只不过他们完全打破了摇滚歌曲的基本套路,首先,器乐(以及自制的效果器)拧成无序的狰狞的一团,然后,他们不唱歌,只一个劲尖叫。他们把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10:57

灾难大片真人秀

周星驰说:其实,我只是一个演员。在微博时代,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演员,都在随时随地出演自己的真人秀。汶川地震时微博还不火,否则会造就更多出色的演员。   “最美女主播”,听起来这像是韩剧日剧。   一个新娘在死亡的废墟上奔跑——雅安电视台主持人陈莹差点成了库斯图里卡电影里跑出来的人物,好在雅安市并非震中,她只是在大街上跑,冷不丁伸出一个话筒。这是世界新闻史教科书般的一幕:究竟记者或新闻从业者的职业...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7日 16:31

一个皮条客的微博春天

微博已成为音乐与社会之间的皮条客,但究竟双方爽到了没有?作为一个曾把自己的歌命名为《皮条客》的微博重症患者,左小祖咒挥舞着鞭子骑着三鹿奶牛率先冲过“微博歌曲”的金线。

 

微博已经成为音乐传播的一大推手,比如新浪的“微音乐”就潜能无限,更不用说建立在粉丝数量上的传播效果。时事歌曲已经渐渐进化为微博歌曲,它更快更贴近现实,但危险是:变得和微博一样速朽。

 

时事歌曲当然不新鲜,从荷马到hip hop说唱俯拾...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6日 15:13

微博政治麻辣鸡汤

题目:帮人民群众打飞机

 

今天,您老人家被代表了吗?被谁代表?被申纪兰和毛新宇,还是被李承鹏和作业本?

 

微博已经成为另一种意义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而申纪兰和毛新宇,似乎从反面激发出人们强烈的智力优越感和参政议政的快感。

 

可惜一切似乎仅止于优越感和快感,而未必能通往更成熟理性的公共讨论。

 

大学的时候我的班主任,哲学学者韩小强跟我讲过他1986年去新疆的故事,老牧民端上奶茶,听说...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1日 21:21

豪猪或走鬼

含叭哩细!含叭哩细!含叭哩细!含叭哩细!

 

含叭哩细”意为说话含糊不清,而五条人居然专门写了首歌,反反复复只有这么一句,自嘲,也自傲。五条人乐队没有五个人,最初就是阿茂和仁科两个人,他们来自广东海陆丰,海陆丰有两个令人血脉贲张的关键词,一是彭湃,二是乌坎。五条人说的唱的福佬话属于闽南语系,和潮州话有血缘关系,听不懂的福佬话,蹩脚的普通话——不,蹩脚,或者糟糕,这样的词甚至都过于文绉绉了,当地用...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6日 16:56

消费自由,兼容爱马仕包

1989年某一天,我从国际关系学院踩着单车流窜到北大听钱理群的课,那是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第一堂课,在燕园阳光明媚的老教室,老钱一上来就点名:“1915年新文化运动时,最大的陈独秀36岁,鲁迅34岁,周作人30岁,胡适24岁,老舍20岁,最小的冰心17岁——17岁,就是同学们现在这个年纪啊!”

 

连我这种外来流窜犯,都难免被激动起一阵鸡皮疙瘩。

 

但那会儿,在北大另外一位教授对我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那就是弗雷德里克詹姆...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9日 15:12

圆形监狱的窥淫狂

阳光时务周刊专栏

 现代汉语最“蛋疼”的词组,大概是“生活作风”,生活和作风这两个词金风玉露一相逢,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这是裤裆深处的革命。而在政治与性交合之处,在道德与法律的模糊地带,是亿万人民雪亮的窥淫的眼睛。

性压抑最严重的文革年代,其实也是中华民族意淫史上最汹涌澎湃的时候。刚刚去世的前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正史上最有名的事迹是中美乒乓外交,野史上则是与江青的绯闻。这非常符合一个极端歧视...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2日 16:27

把所有的血混在一起

飞机抵达乌鲁木齐上空的时候,我看到冰天雪地上的一根根烟囱,听不到飞机的声音,烟从烟囱里,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慢慢升腾,像工业时代的恶之花,我脑子里闪过三个字:雪在烧。乌鲁木齐,意为“美丽的牧场”,早已变成一个工业大城市,一个在天山簇拥下的后工业民族大熔炉。烟从烟囱里,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慢慢升腾,像世界末日后的一根事后烟。

 

八音盒音乐节,12月789三天,在一个经常演秦腔的剧院举行。

 

新疆摇滚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0日 16:34

转书评:腼腆的坏笑,评《死城漫游指南》

 郭江涛文

 

各位,坐好扶稳。我们刚好跨入中国一个奇异甚至关键的年代,此地迷雾重重,要想穿越崛起的形象和浮华的盛景,看清楚此地的风光和隐忍的真相,并不简单,伴随我们的苦闷有多少来自失落和矛盾,而幸福中又掺杂了多少浮夸和伤感。这正是《死城漫游指南》一书所涉及和讨论的范畴,严肃且刺痛。不过本书的作者张晓舟,则尝试扮演一个另类导游的角色,在这个B级片式的书名之下,以个人体验的方式,闯进庞杂的体系内部。书...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0日 13:26

红色流放者归来

毛泽东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张广天是一个被流放到二十一世纪的八十年代左翼知青,甚至是一个三十年代上海以及四十年代延安的革命青年串联到北京,在天安门和地安门之间沿街歌唱,在国家大剧院和星光天地之间派发他的民谣音乐传单。他俨然是格瓦拉的驻京办,伍迪格斯里的中国遗产执行人,甚至似乎还是瞎子阿炳的拐杖。

张广天远不止是一个歌手,他没资格被官方邀请抄写《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但他无疑是这个时代一个民间...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1日 16:16

从西北饭店到江南米店

此刻我在遥远的故事里奔跑,背后的黑夜像幕布一样扑过来。”张玮玮这句歌词和他的战友小河不谋而合,小河唱到:“黑夜就是从很远的地方跑回来。”

 

张玮玮拉上他的初中同学郭龙,决意把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做成一个青春墓志铭。为此在专辑里不惜印上一篇六千字的长文,给唱片奠定一个野草疯长夜色凄迷的背景。乡愁,成长,爱情,民谣惯常的基本主题无非就是这些,这张名为《白银饭店》的唱片犹如黑白木刻连环画,不渲色不镶金,只...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9日 14:39

刘翔跟着崔健,孤独地飞了

先看看1994年崔健《飞了》mv: http://t.cn/heaIn7

耐克2007年广告片:http://t.cn/aYyYXt

 

我垃圾成山的专栏写作生涯中,有两篇文章有着诡异的命运,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原有领域:《弄他!弄他!》本来只是2008年东亚四强足球赛的一篇专栏,这篇小文以调侃的口吻抒发了对重庆这座“很搞的城市”的好奇,却莫名其妙地惹得重庆有关方面发动媒体连续围剿了五天,体育随笔酿成社会政治新闻;而《刘翔和崔健,一起飞了》原本是200...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3日 11:08

如何挑衅资产阶级审慎的魅力

戈达尔?没错,就是那个老不死的导演戈达尔。十几年前戈达尔接受《队报》采访,居然曾经批评过阿内尔卡,以他为例批评球星的“人格解体”。
 
戈达尔并不接受阿内尔卡孤僻的性格,也不接受他对球会的背叛,他觉得既然球员头脑里已经没有忠诚的观念,并借此大肆敛财,那么就不能如此人格分裂。“他们就如同影星,想缩回自己的壳里,假如我是巴黎圣日耳曼的老板,我会在阿内尔卡的合同里注明:必须在家接受采访拍摄,哪怕他在吃午饭...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8日 00:27

阳门阵

英格兰队远远没有英格兰球迷可爱,他们永远对不起英格兰球迷。

 

意大利最大的亮点是皮尔洛,连英超超级烂仔巴顿都在推特上宣称要为他生孩子(难道这就是视为巴顿的出柜宣言?),英格兰的最大亮点,则是在迪亚曼蒂罚最后一个点球时,在球门背后,一位悍然露出爱国主义鸡鸡的球迷。

 

篮球比赛大家一齐挥动诸位棒干扰对方罚球,属于合法行为,人人乐此不疲,以至于假如你老人家罚球时居然没有人挥动棒棒,个个正襟危坐,你没...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4日 10:00

心灵鳖汤,而且是土鳖汤

德国《图片报》有个著名专栏评论家弗朗兹·约瑟夫·瓦格纳,我知道这个人首先是这个名字太他妈霸道了,乃是两大作曲家弗朗兹·约瑟夫·海顿和威廉·理查德·瓦格纳的合体。作为一个爱唱反调的公知,这哥们一直以掀起论战为己任,欧洲杯开战前他写了一封公开信。
让我们鉴赏一下这封信:
亲爱的国家队:
我最不想看到的是,你们又踢出美丽的足球。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整个世界都在赞美你们:多美啊,德国队踢的足球一点都不德...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4日 09:59

为什么反对鹰眼

以前有个广告词叫做“科技让我更轻松”,当时我连电脑都不会用,除了开机别的不会干,深陷科技的泥潭,于是一边喊救命一边喊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口号:“科技让我更麻烦!”而连岳誉我为电脑杀手,因为我经常在把自己搞崩溃的同时把电脑也搞崩溃,同归于尽。

然而现在我逐渐享受到科技的好处。最近有人免费为我安装了无线音乐系统,在看欧洲杯间歇,我可以躺在沙发里随便切换遥控,一边用音乐助兴驱赶睡魔,一边还在微博上舌战群...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9日 10:02

从坦桑尼亚一路狂奔到埃塞俄比亚

欧洲杯是ccav重新成为cctv的大好机会。

我习惯性地在临近零点时打开电梯——噢不电视机,才发现没有比赛,从现在开始欧洲全都是两点多打的。生物钟又得适当调整,理应在赛前先睡一觉,可是最近的生物钟却习惯不了这个点睡觉,只好看央五的《豪门盛宴》,但《豪门盛宴》似乎该改为《舌尖上的豪门》啥的,总之是看得我饥肠辘辘,我的意思是,即便重新派上王梁,这节目仍然不足以让人在午夜战胜睡魔,或者好好让人渡过睡不着的时光。...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3日 00:21

巴神或巴魔

伟大的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去年出版了一部精彩的访谈录(台湾刚刚翻译出版)。莫里康内是罗马球迷,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当时罗马队引进了被国际米兰放弃的巴西前锋阿德里亚诺的时候,他说:“他很强大,但重要的是有没有人能驯服他。”众所周知,最终答案是:没有人。一个超级中锋就这样再度从欧洲足坛消失,或者说彻底消失。

作为一个典型的巴西贫民窟天才,阿德里亚诺最终还是逃离了无敌的欧洲资本主义文...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1日 18:12

迂回

瓜迪奥拉这四年究竟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现在一时未必能说的清楚,或许必须同样以迂回的方式慢慢认识。
瓜迪奥拉的告别已经成了巴萨球迷的一个流动的圣节。本来以为国王杯到手后诺坎普的庆典是最后一次了,结果昨晚又来了一场五人制慈善赛,网上居然还能看到直播。如此漫长的告别,把告别当成了一次又一次狂欢,这让人相信,这只是为了聚会的告别。
对瓜迪奥拉的最佳称呼来自鹅王伊布,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他在离开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