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Don Vito肯定是迄今为止西湖音乐节请的最另类的乐队。但且慢,另类这个词早就被用滥了,“另类摇滚”已经变得像一块干净的抹布,我不是想说Don Vito像一块肮脏的抹布,不,他们就是尘埃本身,是宇宙尘埃本身,最终生成了雷电。
 
Don Vito还是摇滚乐吗?当然,吉他贝司鼓三件套,只不过他们完全打破了摇滚歌曲的基本套路,首先,器乐(以及自制的效果器)拧成无序的狰狞的一团,然后,他们不唱歌,只一个劲尖叫。他们把自己的音乐命名为“无秩序感器乐”hyper kinetic instrumental noise tohubohu)”。乐队的名字来自于影《教父》中由马龙·演的老教父科利昂(Don Vito Corleone),教父,就是打破既有的秩序,或在没有秩序的世界重建秩序,对他们来说:混沌就是秩序,混乱就是秩序。他们出过四张专辑,最出名的是一张精选黑胶,但请记住这样的乐队现场永远比录音牛逼,观众的尖叫,喷洒到他们身上的啤酒,乃至户外头顶的雨水,都可以成为他们演出的一部分,成为他们音乐的助燃剂。对他们来说,音乐不是一个容器,而是容器之外的四处流溢。但是他们的混沌不是盲目,他们的混乱不是无序,越是混沌和混乱,越需要高度的默契和控制力,他们现场有很多即兴,但依旧植根于既有的动机,然后加以粉碎,聚合,再粉碎,再聚合......
 
Don Vito狂躁的另一面其实是洁癖——-尽可能地清除掉摇滚乐的杂质:滥情,煽情,陈词滥调。他们的音乐当然来源于朋克和硬核,尤其是碾核。然而,很多朋克千篇一律的口号和脏话听上去就像“今天天气哈哈哈”一样,很多碾核故作丧尸腔调装神弄鬼的风格一旦程式化了,也变得比唱诗班还无聊——没错,这就是为什么连碾核的祖师死亡汽油弹(Napalm Death)如今听上去都有点像乖乖虎,但是死亡汽油弹当年曾经启发了约翰佐恩(John Zorn)做了伟大的painkiller,而Don Vito师承的应该更多的是这种介乎碾核和自由爵士之间的音乐,以及无浪潮(no wave )————他们确实会令人想到那些日本无浪潮噪音乐队,比如Boredoms和Ruins。
 
2009年,我在北京D22酒吧看过Don Vito和法国乐队LE SINGE BLANC的演出,那是我那一年看过的最棒的摇滚现场。Don Vito2005年成立于莱比锡,而我2006年去过这座巴赫之城。我热爱巴赫,也热爱Don Vito,对我来说二者并不矛盾,我也曾经喜欢德国战车乐队,但如今再看他们演出,我感觉像他们就像一个活蹦乱跳的迪斯尼马戏团。而Don Vito可以说就是战车的对立面,他们尽可能地把摇滚乐华而不实的部分清除掉,只留下原始的能量,原始的噪音,原始的尖叫——但可不是那种加了大量效果的死亡金属式的嘶吼,那种刻意卖骚的一招一式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像看一部性爱姿势速成指南一样腻味,一种貌似性感的刻板。这就是为什么don vito有时候干脆就不用麦克风,只用纯粹的肉嗓肉搏。一架高速运转的宇宙噪音永动机,哦不,是奋不顾身向死神冲决而去,每首曲子一般只有一分多钟,短的甚至只有几十秒,但他们演四十五分钟相当于别的乐队演三四个小时,因为那是用死亡的加速度在演——与其说是演奏,还不如说是在引爆,鼓手会打到打不动为止,这是远比死亡金属更死亡的音乐。
 
Don Vito2008年在挪威参加了By Alarm乐节,当时奥斯陆还有另一个大型的商乐节乐队同时收到了两个音乐节的邀,而他选择的“By Alarm”恰好是一个抵制后者的另类独立音乐节。西湖音乐节既邀请了选秀歌手又邀请了Don Vito,这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包容。而Don Vito也是平等而包容的———他们将像铲车一样挖掘每个人身上潜藏的黑暗莫测的能量,哪怕你并不是摇滚乐迷。

 

 

(刊于都市快报)

话题:



0

推荐

张晓舟

张晓舟

128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乐评人,各类乱七八糟专栏作者,现在《时尚先生》杂志任总主笔。

文章